皮瑾

追星

《定格纪念》序章

吹爆啊……

琴酒:

漫画背景设定,仅为满足脑洞,不确定能不能完成
有cp向,但其实是篇悬疑,不喜欢信息量大烧脑的可以不用点开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《定格纪念》
序章


      音乐社二十周年聚会原本打算定在展逸文家别墅,碍于林大作家深居简出宅得能长蘑菇,有了十周年无故缺席不欢而散前车之鉴,大家在微信群里一合计,拍板决定听取社长提议,他不愿出来干脆直接杀去他家。


      池忆来得最早,大概赶早市刚从菜场过来,手里拎着食材和零钱包,林墨睡眼惺忪给他开门,然后指了指厨房方向,一句话没说,倒头回房间继续补觉。


      没过多久楼下一声汽车喇叭再次将他唤醒,看手机闹铃还剩两分,提前按断,睁眼等到整点,摸向床头的蓝白胶囊和水杯。


      展逸文跟方翔锐是一起来的,边敲门还在讨论小区楼下违章停车问题,听口气好像是某人临上车发现忘冲公交卡,不得不求救展老板顺路给捎过来。


      最后是何洛洛。


      “不好意思来晚了,今天轮到我送孩子,路上堵了会儿车。” 社长大人挽起休闲西装衣袖,扫视一圈屋里,“你们是不是没买酒?我去我去!”


      “你就歇着吧,”他风风火火又打算往外走,方翔锐赶紧给叫住,“展逸文定了全套酒席,到点就送来。”


      “诶,你女儿是不是也要上初中了?不考虑让她住宿?”等人在身边落座主动开启新一轮话题。


      他比何洛洛还早一年结婚,新娘子在婚礼上边哭边回忆说感谢高三那年自己勇敢告白,虽然没成功好歹要到联系方式,才能在今天收获幸福。


      当时何洛洛穿着伴郎礼服躲在角落也哭得稀里哗啦,边哭边笑感叹“咱们音乐社一群大龄单身男青年终于有一个销出去了。”结果第二年他自己也销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 两个年轻爸爸就“女儿奴”话题相谈甚欢,融洽又疏离。


      厨房里却差点吵翻天。


      “我都准备好了!你怎么什么事情都只想到用钱解决?你有跟我说过吗?!”


      “那你一大早从家里跑出来你有跟我说过吗?”


      “展逸文你控制欲能不能不要这么强?”


      “现在嫌我脾气不好,当初别跟我一起啊!”


      “我真是受够了你总这种抬着眼睛看人的态度,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,不能踢球不能跳舞我也可以干别的,又不是活不下去!”


      说话人摔门出来,愤愤然解下围裙扔在一边,走路急了依稀可以看出左腿有些不利索。
  


      “好好好算我错了!”展逸文慌张追出来想去扶他,嘴里一连串服软道歉,“我现在马上退掉,定金就不要了,咱们别吵了好不好?今天时候不合适。”


      伸出的手被狠狠甩开,无往不利的哄骗被凌厉识破,“今天不合适?那哪天合适哪天吵呗。哪怕说自己错了,也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,这么多年你一点都没改过。”


      眼看气氛不对,何洛洛习惯性去拉架,赶紧站在两人之间隔开尖锐情绪,把池忆护到身后。方翔锐也揽住另一个笑嘻嘻打趣,“这么大个人了,还是小学生斗嘴。”


      展逸文脾气一下没收住,挥开肩上手臂,越过遮挡质问,“那你到底想怎样?!”


      方翔锐没防备被他推个踉跄,把装饰墙上一排相框打翻,丁零当啷摔散一地,意料以外的狼藉场面使空气凝固四下无声。


      “吵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 林墨阴沉面孔推开房门, 人一多好吵,吵得人头疼。他走到墙角,一副一副把相框捡起来摆好,位置角度毫厘不差,包括最后一副,放齐之后又放倒合上,就像原先一样。


      “当年也是,就因为你们吵架他才会正好那个时候从医务室出来,捡到我从楼上扔下去的学生证。都还好好活着,有什么好吵,至多吵不过百十年,不如一起去死,可以在地下吵到天荒地老。”平板无波语气说着刻薄的话。


      他又发起神经,何洛洛常来看他,不觉有什么,展逸文却听出些异样,“你什么意思?当年他不是一个人?你也在天台?!”心情不善哪怕转换矛头也不免把语气带上。


      林墨不说话。


      这在他眼里相当于变相承认,他拿起对方刚合上的相框,是他们那一届的年级毕业照,师生领导百来号人笑容都显勉强,在场几个更是表情一片惨淡。


      卒业255人,照片上只有254个。


      “我一直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,绝对不只是学校说的意外,可你们谁都不肯告诉我,”他眼睛泛红越发咄咄逼人,“难道真的是你?”


      是言一出当即哗然,各方百态宛如炸锅。


      “展逸文你瞎说什么?!”何洛洛一声断喝,赶紧去抢他手里相框,眼神密切关注另一位当事人,只保佑他情绪千万别出乱子。


      方翔锐干脆环抱控制住他,捂住人嘴胡乱念叨着,“冷静点!冷静点!”


      池忆愣在一旁脸色煞白不知所措。


      “是我。”


      一锅沸水嘈杂被生生扼断,轻烟气泡全被锅盖压下粉饰太平。


      林墨上前一步,在所有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注视中,夺回属于自己的相框,用力摔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 玻璃四散碎裂,景象在碎片中反射成一块一块,人脸、墙壁、天花板,仿佛世界也被割裂。


      “我说,是我。”


      耳边重新响起的声音,恍如摔裂声响姗姗来迟,摔出一声命运的哭号。


      ……


      如果给你一个机会改变历史,你会想要回到什么时候?


tbc.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这个号我就用来看文了啊~